从农民工到援外工程现场工长-pg电子平台网站

从农民工到援外工程现场工长

发布时间:2019-06-24来源:中交二航
【字体:】 分享:

孙华平,1980年人。中马友谊大桥建设期间担任现场工长。参与大桥建设之前,孙华平当了16年农民工,他没有惊天动地的举动,却有着一个新时代工人的奋斗精神。

脸上的黑色加深了好几层,双手的老茧又厚了好几分,和蔼可亲的笑容里似乎再添了几道年轮。这是中马友谊大桥项目工长孙华平给人留下的印象。

首都马累和机场岛之间的gaadhoo koa海峡,在风雨交加的雨季,其汹涌的海浪如野马奔腾,翻滚不息。站在七八米高的栈桥上,溅起的海浪依然可把人全身打湿,而重型浮吊则会起伏两三米高。加上单根钢护筒重达200多吨,长达70多米,其大体量让起吊、翻转、竖立等面临很大挑战。涌浪带来的船舶摇晃,让吊钩常常猛烈撞击钢护筒,使其吊耳解除都要长达2个小时。主桥19号墩受3个方向海浪冲击,致使液压冲击锤卡环3次坠落海中。

为抢抓宝贵施工时机,孙华平几乎每个中午都没休息过,在船上吃完饭后马上接着干,即便是在午饭时分他和技术人员们仍在讨论下一步施工的话题。为避免交接班耽误时间,孙华平主动提出长期上夜班。他把铺盖搬到了海上,与一线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,连续在大型浮吊船上工作了8个多月。几乎每天都是昼伏夜出,很少上岸去过。由于浮吊背后的配重块转到一个方向时船体会整体倾斜,再加海浪影响,船体浮动随时存在。白天休息他时常感觉到一会儿好像头朝地脚朝天,一会又像站了起来,整体下倾,时而左侧不平,时而歪向右侧。睡眠质量受到很大影响。尽管白天也会被晃醒,但是他依然保持着乐观:“小时候家里穷,没坐过摇篮,这个期间每天都能坐在摇篮里了。” 

尽管有一些吊装经验,但是这里的环境不同寻常。印度洋的涌浪经久不息,影响最大的就是起重吊装作业。在技术团队预报的“窗口期”内,孙华平和工人们见缝插针,从不敢对钢护筒的起吊、竖立、转入拢口、施沉等环节掉以轻心,每次施沉他都是打着十二分的精神,直到完成任务悬着的心才敢放下。在这8个月时间里,他盯着烈日、冒着风雨,在船上度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时光,时时刻刻专心致志地指挥,没出过一次差错。最终助力大桥主桥35根大直径桩基钢护筒、37根主桥栈桥钢管桩安全高效完成。

主桥上部结构施工的前提是要把承台先做出来,而承台要用到大型钢吊箱围堰。要在水深近50米、涌浪强烈、可施工窗口期极少的情况下,将单重超过300吨的承台钢吊箱下放到海水中并站稳身姿,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。

孙华平作为一名工长,主导了全桥第一个主桥承台钢吊箱的下放指挥工作。这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。为确保吊箱下放能经受涌浪冲击,孙华平在拼装阶段组织焊接工人近40人,争分夺秒焊接每个杆件和连接点。马尔代夫常年高温,再加上吊箱内处于密闭状态,只要走进箱底马上就有浑身烘烤的感觉,即便是有大风扇吹着,孙华平和大伙依然浑身一遍遍湿透。

如果不在雨季前完成所有主桥钢吊箱下放,那么整个大桥施工将陷入被动,承台难以出水,直接影响后续施工。在钢吊箱下放每个环节,孙华平都是精神高度集中地观测着下放的状态。在下放完成到加固前的阶段是最危险的,如有强烈海浪袭击,可能给吊箱整体乃至钢护筒会带来毁灭性破坏。孙华平又带领着数十名焊工,多点作业,20多把割刀、20多台焊机同时加固焊接,确保在强涌浪来之前加固完毕。由于间歇性涌浪存在,往往一个涌浪袭来,就直接将焊缝拉裂。所有焊工就在涌浪间歇期,持续不停地焊接,往往是连续奋战七八个小时才将这个庞然大物驯服。

“每次下放都是惊心动魄,只要还没到位或没加固好,我们都睡不着觉。”孙华平感叹道。就在2017年5月13日,主桥5个钢吊箱在两个月内全部成功下放。

2017年7月6日,主桥5个承台全部完成,比原计划提前22天。就这样,从林立深海的群桩基础到桩顶露出水面的大型承台,主桥实体结构如蛟龙出海,冲出了“恶魔之海”的魔咒。

2018年,大桥上部结构迎来施工高峰。8月30日大桥要建成通车,主桥上部结构为混凝土梁加钢箱梁的组合结构,是全桥控制性工程。其中钢箱梁施工十分关键。孙华平承担着主桥钢箱梁吊装的重任。钢箱梁从国内加工后运到马尔代夫,历经倒驳抵达施工现场区域。要进行钢箱梁施工,把它从船舶上吊至墩顶是第一步。由于钢箱梁是桥梁永久结构,经不得半点损伤,眼看着完工日期一天天临近,吊装作业容不得半点闪失。钢箱梁晚一天上主墩拼装,大桥合龙就得推迟一天。

孙华平专心指挥着每一次钢箱梁吊上墩顶的过程。即便是在最佳的“窗口期”内,大型起重船也难免产生间歇性摆动,这种摆动对钢箱梁在墩顶的下放影响很大。再加上主桥是挂篮施工与钢箱梁吊装交叉作业,每个主墩附近又有一台塔吊与浮吊船保持着近距离,施工的安全挑战不容小觑。

针对复杂工况,孙华平选择在最平静的海浪条件下指挥起重机下放,并通过工人多角度配合,正确牵拉揽风绳巧妙控制钢箱梁受波浪影响带来的摆动。观察着钢箱梁与塔吊之间的距离,控制着钢箱梁下落的位置和方向,在一次次专心致志指挥中,大桥10个节段的钢箱梁全部精准吊上墩顶,为后期钢箱梁拼接和顶推合龙打下坚实基础。

都说工地艰苦,但孙华平说:“修桥修路是造福一方,我乐意为此努力,也为我的职业感到骄傲。能为中国援外事业做出自身贡献,这非常值得。”(杜才良)

网站地图